被河豚美味击中的那一秒 忽然理解了“拼死吃河豚”

责任:百盛娱乐.平台.登录 来源:  旅人說
时间:2017-07-28

当食物多少带点神秘色彩时,记忆总会变得格外深刻。比如迷幻蘑菇带来的如梦似幻的快感,比如吸一口氦气后发出让人捧腹大笑的高八度声音。记忆里无数惊喜而难忘的食物中,在大阪餐厅あじ平吃过的一顿河豚宴总是轻易跳脱出来。

河豚肉的美味,以及吃河豚肉时带着点点猎奇与心惊的过程,随着河豚锅里袅袅升起的冒着扑鼻香气的水雾,筑成了一个奇妙而满足的良夜。

河豚画

▲河豚画

河豚的魔幻感,大抵来自它呆萌的外形与杀伤性极强的剧毒所形成的强烈反差。再配上鲜美有韧性的肉质,让食客完全无力反抗,连苏东坡当年都忍不住惊叹“据其味,真是消得一死”。

虽然三不五时还是能收到关于食用河豚鱼中毒的新闻,但正是这带有危机感的体验,将河豚鱼品尝过程中那浓烈的快乐放至最大。

终于抽空去一趟日本,并且是河豚消费量占据全国六成以上的大阪,说什么也要一探究竟。

“你们真的很饿吗”?

四月的大阪,白日风光明媚,入夜却是春寒料峭。

彼时已是夜晚八点。从北巽地铁站走出来,迎面刮来的疾风让人攥紧了衣服。漆黑的马路上人烟稀少,与热闹非凡的道顿堀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饥肠碌碌地走了过了几个路口,终于在一片黑漆漆之中看到了あじ平亮着的淡黄的灯箱。

河豚饭店

▲河豚饭店

拉开木门,餐馆里一片明亮,食客们围坐在火锅前谈笑风生,快意飞马。迎面扑来的暖意瞬间打消了大半寒意。

拿到菜单后不假思索地点了一连串的食物。一份厚切河豚刺身,两人份河豚火锅,一份烧白子,一份炸河豚,三份杂炊。

还想继续往下点,点餐的小哥连连摆手制止,三番四次确认“你们真的很饿吗?”

我们像捣蒜一样频频点头回应。

“你们最后还会有杂炊哦,要不我给你们多放一些米吧!” 小哥看来真的被我们的饿像吓坏了。

临走前给他们拍了一张“全家福”

▲临走前给他们拍了一张“全家福”

被河豚美味击中的那一秒

食物陆续被端上桌。

河豚刺身通常被切成薄如蝉翼,一片一片铺在瓷碟上,如同一朵绽放的菊花。出于猎奇心,我们另辟蹊径点了厚切河豚刺身。刺身撒上葱粒,橙醋,以及用萝卜泥和辣椒粒做成的枫叶酱。然而,满怀期待咬下去的那个瞬间我就开始怀疑人生了——因为咬!不!烂!仿佛在咬橡皮一般,韧劲十足,咀嚼了许久才总算消灭掉。果真薄切才是河豚鱼刺身的正确打开方式。虽然有点泄气,但庆幸这个滑铁卢一般的开场,没有蔓延到后续上桌的食物中。

河豚刺身

▲河豚刺身

河豚刺身

▲河豚刺身

与此同时,锅里的河豚肉已在沸腾的昆布汤里翻滚。等不及我们慢吞吞的动作,厨师老爷爷已熟练敏捷地上前为我们调好酱料,并且迅速捞起河豚肉分配到我们的碗里。

河豚刺身

▲河豚刺身

先咬了一口完全不蘸料的河豚肉,饱满的肉质包裹着鱼鲜味直冲味蕾。这是一种奇妙的口感,肉质比田鸡更有韧性,却不失鱼肉的鲜甜。蘸上微酸的枫叶酱与橙醋,美味瞬间达到峰值。被河豚美味击中的那一秒,忽然理解了“拼死吃河豚”背后的执念与勇气。

厨师

▲厨师

接下来登场的是炸河豚(ふぐ唐揚げ)。

裹着一层薄薄的炸衣,外脆内韧,依然保留了河豚鲜嫩的肉质。看着炸物旁边放着的青柠,与好友不禁相视一笑,聊起了日剧《四重奏》里经典的一幕——应不应该往炸物上挤柠檬汁?小小一个餐桌上的无心举动,与其说是关于口味的癖好,其实投射着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。

炸河豚

▲炸河豚

紧接着烧白子盛放在锡纸上款款而来。冒着焦香的烟气,如此饱满Q弹,几乎舍不得下手破坏掉这完美的弧度。一勺下去,白子外壁破开,露出如布丁般软嫩的白色内里。外层烧汁浓郁,却不会盖过白子本身绵密而暧昧的原味。飘飘然地让白子从舌尖慢慢滑入喉咙,餐厅喧嚣的声音已被自动屏蔽,沉浸在一片浓郁而软绵绵的美味之中,这该是整顿河豚宴里最惊艳的瞬间。

烧白子

▲烧白子

烧白子

▲烧白子

如果说河豚锅与烧白子是接连两次会心一击的高潮,那么最后的杂炊则是悠长而安缓的句点。吸饱了河豚肉精华的昆布高汤,兑入米饭、蛋液、紫菜,汇聚成一曲热闹的交响曲。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端上来,一碗接一碗盛入碗中,温暖而鲜美,占据了我们肚子里最后的一点空间。

昆布高汤

▲昆布高汤

昆布高汤

▲昆布高汤

“还需要给你们加点米吗?”小哥依然惦记着我们刚入座时的饥饿相。

饱了饱了!我们回应道,摸着饱得鼓起来的肚子。

河豚餐厅

▲河豚餐厅

此时整个餐厅只剩下我们一桌食客,餐馆里所有的厨师小哥、老爷爷、老板娘都轮番上前料理食材。吃到最末,厨师小哥带我们到吧台,现抓了一只河豚给我们看。虽然还没气鼓鼓成一个圆球,但模样可爱极了。

河豚

▲河豚

河豚

▲河豚

临末,小哥意犹未尽,给我们每人送了一对河豚鱼鳍,寓意好运。他让我们回去后用火烤一烤鱼鳍,扔入高度数的烧酒或清酒中喝,感受河豚鱼鳍酒的腥鲜。小哥为了解释鱼鳍是什么,一手一只鱼鳍在耳边模仿河豚游泳的姿态,高大的身躯做着如此呆萌的动作,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

鱼鳍

▲鱼鳍

打着饱嗝踏出餐馆,已恋恋不舍着期望再次光临。

值得回味的是那鲜美的河豚肉与烧白子;是老爷爷迫不及待从锅里捞出河豚肉,只为让我们品尝到恰到好处的肉质;是小哥打着手势与短语努力解释每一道料理的风味;是临别时充满欢笑地跟我们把玩河豚鱼鳍;是我们已经离开许久,小哥一路小跑着把友人落下的眼镜双手奉上……

食物的世界从来无需多少华丽辞藻,而这一顿暖至心底的河豚料理,让我喜欢上了大阪。

地址:

大阪地下鉄千日前線北巽または小路から徒歩約5分にあるコスパに優れた河豚専門店

河豚小知识

河豚没有腹鳍、脊椎上的肋骨及腰带骨,腹部皮肤伸缩力极强,因此当它们需要抵御外敌时,可以吸入大量空气或水,让身体在瞬间膨胀,深情演绎真正的“气鼓鼓”(当然这在我等吃货看来,一点杀伤力都没有,只觉得可爱得想马上吃掉)。

河豚毒素则是它真正的武器。不同种类的河豚,所含毒性以及分布范围不同。比如四齿魨科的部分河豚,毒素足足达到氰化物的1200倍;而二齿鲀科的部分河豚仅有部分内脏含有微量毒素。话虽如此,河豚毒素至今没有解药,它依旧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神经毒性物质之一。一旦中毒,身体渐渐麻痹,呼吸衰竭,中毒者将会在极其清醒而痛苦的状态下缓缓奔赴死亡。

不过嗜吃的人类怎会在毒素面前轻言放弃?

就拿全世界最爱吃河豚的日本来说好了。目前世界上有100多种河豚,在日本近海有将近50种,其中只有22种被日本政府批准食用。由于河豚毒素并不存在于每一种鱼的同一种部位,这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杀食河豚的难度。

为了更安心的吃河豚,一方面,日本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培育养殖无毒河豚;另一方面,日本规定厨师需要考取河豚鱼厨师资格证,经历书面考试、20分钟的实践考试,确保厨师能清晰分辨每一种可食用和不可食用的河豚鱼,并且能在20分钟内迅速将河豚内脏利落分解、将河豚肉切成刺身。

图文| Angel Chen

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。欢迎观看,可以进入我们的官网百盛.亚洲.第一.娱乐查看更多热门文章,谢谢观看!

百盛娱乐.美食掌门网(www.oursteh1337.com)成立于2015年,致力于中华饮食文化的传播与建设,创建汇聚天下美食达人的平台。民以食为天,百盛娱乐.美食掌门网传承饮食文化,汇聚天下美食达人,提高中国软实力,共建美好明天。

网友热评

添加表情 最多 300 个字
匿名